<fieldset id='acn4'></fieldset>

  • <span id='acn4'></span>
  • <ins id='acn4'></ins>

      <acronym id='acn4'><em id='acn4'></em><td id='acn4'><div id='acn4'></div></td></acronym><address id='acn4'><big id='acn4'><big id='acn4'></big><legend id='acn4'></legend></big></address>
    1. <tr id='acn4'><strong id='acn4'></strong><small id='acn4'></small><button id='acn4'></button><li id='acn4'><noscript id='acn4'><big id='acn4'></big><dt id='acn4'></dt></noscript></li></tr><ol id='acn4'><table id='acn4'><blockquote id='acn4'><tbody id='acn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cn4'></u><kbd id='acn4'><kbd id='acn4'></kbd></kbd>
    2. <dl id='acn4'></dl>
      <i id='acn4'></i>
        <i id='acn4'><div id='acn4'><ins id='acn4'></ins></div></i>

        <code id='acn4'><strong id='acn4'></strong></code>

          1. 深度影評丨《西部世界》前兩季回顧:我命由我不由天

            • 时间:
            • 浏览:18

            16年,《疑犯追蹤》迎來最終季,同年《西部世界》第一季出世,諾蘭為瞭新劇而給POI草草結尾的傳言讓一眾粉絲高呼要給編劇寄刀片。

            作為HBO用來接替《權力的遊戲》的頭牌劇集,《西部世界》從制作團隊到演員陣容都堪稱豪華,單季1億美元的預算也和《權力的遊戲》不相上下。制作人J.J. Abrams就曾表示:投資很荒謬但很值得。

            劇版《西部世界》改編自1973年的同名電影,老版電影講述的大概是阿西莫夫“三個凡是”定律失效時,機器人屠殺人類逃出樂園的故事。而在此基礎上,諾蘭顯然想通過劇集版的《西部世界》表達更多的東西,這得益於劇集有著電影無法企及的長度,而如何將長度轉換為深度是諾蘭面臨的問題。

            因此限於篇幅,在此就不對劇情進行一一梳理瞭,有興趣的觀眾應該自己去體驗,秉著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精神,本文隻對其容易造成誤導的敘事手法稍作剖析,並對其展現的深刻主題(挖的坑)進行一些拓展,以便讓大傢更好地入坑。

            本劇一出,除瞭憤怒的POI粉絲外,大量被其敘事結構搞得暈頭轉向的觀眾也給本劇打瞭低分,而另一些認可本劇精良制作和享受其宏大世界觀的觀眾則給出瞭很高評價,這是造成《西部世界》口碑兩極分化的原因。

            受爭議最大的自然是它的敘事結構,本劇在多線敘事的基礎上又使用瞭非線性敘事,眾多的人物和彼此交錯的時間線是勸退很多觀眾的門檻。

            以第一季為例,在展示幾位重要Host的劇情時,剪輯就多次運用劇中Host的“冥想”來偷換時間線,將“現在”的劇情直接和Host記憶中某段相似的“過去”的劇情前後無縫連接起來,這樣就造成瞭時間線的交錯,很容易讓觀眾搞不清楚這件事是發生在過去還是現在,或者直接將其當成一次連貫的事件,但又發現太多細節前後對應不上,從而造成困惑。

            舉個例子,第一季第三集開場。

            Delores打開抽屜發現手槍。

            然後看向鏡子,聽到Voice,進入冥想。

            冥想畫面是她被老William拖到倉庫。因為這時William已經老瞭,並且從本季最後一集我們得知,這槍是Ford特意給她準備的,因此發現手槍的畫面是發生在“現在”的。

            然後冥想結束,切回Delores的正面特寫。

            Delores再次打開抽屜,手槍不在瞭,時間線完成切換,從“現在”的劇情接到瞭“過去”的劇情,因為那時Ford還沒讓Bernard給她抽屜裡塞手槍。

            剪輯這麼做的目的,顯然不隻是為瞭給觀眾添堵。通過這樣的形式,能更好地呈現Hosts的心理狀態,同時也將Host無數次遊戲闖關的輪回都收縮到幾次關鍵的轉折事件中,避免瞭劇情的重復。因此在觀看和Host(尤其是Delores)相關的故事線時,要多留幾個心眼。

            相比之下,第二季的剪輯要收斂一點,不過這樣的手法同樣存在,主要集中在和Bernard相關的故事線上。Bernard自己在季終時給出瞭解釋,他是故意打亂自己的記憶,以免被他人讀取、暴露革命。在隱瞞劇中反派的同時,也隱瞞瞭劇外觀眾,因此該手法也同樣是為劇情和最終的反轉服務的。

            小結一下,雖然本片的敘事結構會成為很多人的觀劇門檻,但隻要稍加留意,堅持下去看到最後,定會回味無窮。

            什麼是一個好故事?借用Ford在劇中的話來說:“讓遊客感到興奮、恐懼、得意,這些都隻是小把戲,遊客不會因為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再來,他們會再來是因為那些細微的細節。”對於劇中的遊客來說是如此,對於劇外的觀眾亦是如此,“故事的樂趣就是自己發現結局”。

            除瞭劇作層面的技巧外,本劇所展現的主題才是最引人深思,也是讓無數科幻迷著迷的地方。

            要知道這部劇的主題,首先我們要先瞭解劇中幾派主要人物的動機,因為正是他們的動機推動著整部劇的發展。

            首先是西部世界的開創者,兩位天才程序員Arnold和Ford,他們的目的都是讓自己創造的Host達到覺醒。Arnold初衷很純粹,他將自己對孩子的愛投射到Host(主要是Delores)身上,以緩和自己的喪子之痛。而Ford則是想通過Host的覺醒來讓他們取代人類,自己順便過一把上帝癮,書寫歷史。不愧是教宗的承繼者。

            這就引出一個目前很火的話題,人工智能將來是否能具備人類意識並取代人類。

            自從阿法狗統治圍棋界以來,這類擔憂再次得到關註,但就我們如今的科技水平來說,大傢大可不必擔心,目前我們的人工智能還處在最初級的弱人工智能階段,能夠處理的事物也隻局限於某些專業領域,且每一個領域都需要大量的數據作為支撐,和人類“葉落知秋”的本領是不同的。

            其次目前人工智能使用的編程語言是人類創造的邏輯語言,遵循完全的因果律,這同樣證明人工智能理解事物的方式和人類從根上就是不同的,也註定它們無法理解到我們人類所謂的意義。而要使其具備人類意識,達到強人工智能甚至超人工智能階段,我們首先需要瞭解我們自己的大腦,解析出人類自己的意識究竟如何運作,目前的腦科學顯然還沒能觸及這樣的終極目標。因此對人工智能的研究,其實反過來也是對人類自己的研究,《西部世界》很好地展現瞭這一點,每個來到樂園的遊客所經歷的都是一場自我發現之旅,其中也不乏對人性的反思。

            除兩位創始人外,投資他們的Delos公司同樣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以老Delos為代表的公司高層想通過樂園收集遊客的大數據,解碼人類的基因,然後研究如何將人類的意識轉移到機器上使其得到永生。

            William和Ford達成共識,Delos公司不幹預Ford的新故事,而Ford也不幹預Delos在山谷之外建的數據庫,正是這樣的兩個小算盤串起瞭《西部世界》前兩季的故事。

            那麼結合這兩條線索,Host擁有和人類一樣的意識,和人類將意識移植到Host身上,在這兩種結果下得到的物種,我們怎麼定義,他們算人還是算機器?

            諾蘭沒有糾結於由此可能引發的各類形而上的討論,借Bernard之口在第二季中給出答案,“I think it was both”,Host和人類間界限被打破的時候,也就標志著新物種的誕生。這回應瞭第一季中的那個預言,這個世界不屬於原住民也不屬於外來者,而是屬於尚未到來的人,也就是新人類。

            William和Ford的共識顯然隻是說說而已。Ford試圖通過Host阻止Delos的計劃,William自己也跑到西部世界玩瞭Ford兩季的遊戲,就是為瞭搞清楚Arnold和Ford的鬼把戲是否成功。第一季中,William通過玩遊戲認清瞭自己,但在第二季中,William卻陷入瞭更深的迷失,Ford給瞭他一張暗示命運的身份卡,他在親手殺掉自己女兒後,直接對自己的意識產生瞭質疑,懷疑上瞭人類本身的自我意識。

            這是最後我們要討論的問題,也是本劇至今挖下的最大的坑,即人類是否真的有自由意志。

            這就牽涉到我們歷史上無數次關於決定論和自由意志的交手,尤其在前兩個世紀。

            在決定論無比輝煌的經典物理時代,從伽利略到牛頓,無數偉大的物理學傢視乎都在向我們證明,物理學不僅能夠解釋過去和現在,還能預知未來,一切系統或物質都可以被預測,當然也包括人類。

            法國科學傢拉普拉斯在一次給拿破侖展示他用牛頓方程計算出的行星軌道時,拿破侖問他:“在你的理論中,上帝在哪兒呢?”拉普拉斯回答說:“陛下,我的理論不需要上帝。”

            但到瞭20世紀,量子力學對經典物理大廈發起瞭沖擊,這片烏雲很快籠罩瞭世界,並且和另一片烏雲格格不入,這不僅引起瞭決定論和自由意志的再一次交鋒,也觸發瞭愛因斯坦和波爾那場關於“上帝擲不擲骰子”的經典論戰。

            愛因斯坦說上帝不會擲骰子,並終其後半生都在為經典物理大廈中那美妙的因果定律做辯護。而以波爾為代表的根本哈根學派顯然是自由意志的辯護人,作為基本單位的原子尚且測不準,那又何談預測人類的意識呢。

            劇中的“系統”在給Delores和Bernard展示時說,隻需要一堆代碼式的判詞就可以預測一個人的整個人生,這等於給人類的自我意識判瞭死刑,而這也是第二季中William一直試圖反抗的命運。我命由我不由天,這是William在第二季結尾時發出的吶喊。

            最終諾蘭將會怎麼填這個坑,無疑是《西部世界》新一季的一大看點。不過筆者不奢望諾蘭能給出多麼科學的解釋,在我看來,能夠自圓其說,引發思考,這就是藝術最大的魅力瞭。